点击关闭

病毒卫生-中国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作出了巨大努力

  • 时间:

【港铁列车炸弹爆炸】

“我們堅信,中國將會戰勝這次疫情,對疫情的及時響應就是你們正在控制疾病蔓延的標誌。尼泊爾將與你們同在。”我的家鄉布特瓦爾市市長施夫·拉吉·蘇布迪日前在給西安市市長髮去的慰問信中寫道。2019年10月,布特瓦爾市與西安市結為友好城市。尼中兩國一直是互幫互助的好兄弟,傳統友誼源遠流長。2019年,習近平主席訪問尼泊爾,提出“把中尼跨越喜馬拉雅的友誼推向新高度”。尼泊爾人民熱愛中國,崇山峻嶺阻隔不斷我們兩國人民的友誼。

現階段,我們的主要任務並不在於控制邊境,而是要督促各國醫院配備必要醫療設施,做好收治病人的工作,並採取科學合理適度的防疫措施。

我們應攜手抗擊疫情(美國)黃嚴忠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中國政府為防控疫情作出了巨大努力,展現出強大的動員能力。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迅速動員,盡最大努力防止疫情擴散。目前,湖北以外地區每天新增的確診病例出現明顯下降。我相信,這些措施的效果還將繼續顯現。

世界衛生組織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定為“國際關註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目的在於強調,面對疫情這一公共衛生事件,需要國際社會開展密切合作。所有國家和地區應加強信息交流,摒棄謠言和假新聞,促進世界衛生體系更有效地抵抗疫情。世界衛生組織還特別強調,不建議對中國實施任何旅行或貿易限制,並再次高度肯定中國的防控舉措。然而,一些國家不顧這一建議,不斷採取過激措施,這是非常荒唐的。

作為一名醫學工作者,我認為中國各級政府針對疫情的防控措施堅決有力、切實有效,政府的應對措施完全可以讓民眾放心。要阻斷病毒傳播,第一時間採取隔離等措施是合理且必要的。正是由於中國方方面面的共同努力,疫情防控形勢正在向好的方向發展。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中國各級政府第一時間行動起來,從城市到鄉村進行了迅速有效的大規模動員,採取了最嚴格的防控舉措。可以說,中國為全球抗擊疫情爭取了時間。

在西安馳援武漢的醫療隊伍中,有來自西安醫學院各個附屬醫院的醫護人員,他們中有我的同事和朋友。看到他們奮戰在一線,顧不上吃飯和休息,我很心疼他們,也特別能感同身受。我很想返回西安,想回到工作崗位,和我的同事和朋友們一起抗擊疫情。

新華社記者 翁忻暘攝版式設計:張丹峰《 人民日報 》( 2020年02月17日16 版)

那次訪華,我在北京參觀了醫學實驗室,又前往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該醫院參與解析出了寨卡病毒的分子結構。當時巴西剛經受過寨卡病毒的肆虐。中國專家研發的成果,為抗擊寨卡疫情作出重要貢獻。我還參觀了華大基因研究院和中國國家基因庫,看到上百台基因測序儀在24小時晝夜不停地工作。那個場景深深震撼了我。在返回巴西的路上,我就決定說服奧斯瓦爾多·克魯斯基金會與中國展開醫療等領域研發合作。現在,我們和包括中國疾控中心在內的多家中國科研機構建立了密切合作關係。

中國必將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巴西)卡洛斯·莫雷爾面對這次來勢凶猛的新冠肺炎疫情,沒有哪個國家能像中國這樣快速反應,全員參與到防控工作中。試想,除了中國,還有哪個國家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建起兩家可以收治上千名患者的醫院?我相信,中國有信心、有能力、有把握戰勝疫情,為世界處理公共衛生事件樹立新標桿。

中國有著非常強大的公共衛生機構和醫療保障體系,在國內以及世界其他國家應對公共衛生事件上都發揮過重要作用。尤其是中國專家幫助非洲抗擊埃博拉,給我留下深刻印象。

中國為全球抗擊疫情爭取了時間

我認為,對新冠肺炎疫情過度反應,會導致社會上不同人群間不必要的疏遠。有些人沒有把病毒當作敵人,卻敵視生病的人或與患者接觸的人,這種心理只會讓抗擊疫情的戰鬥變得複雜。

新華社發圖②:2月2日,一家南非口罩生產廠商將生產的3萬隻防護口罩捐贈給中國駐南非使館,委托其送往武漢。

圖片說明:圖①:2月7日,巴西小學生梅拉妮·文迪創作了一幅繪畫作品,祝願中國朋友早日戰勝疫情。

此刻,我特別想告訴中國朋友:我雖然身在尼泊爾,心卻在西安,心裡牽掛著衝鋒抗擊疫情一線的同事們。艱難時期不會太長,中國人民勇敢、冷靜、團結互助,一定能取得全面勝利。我愛中國,我和你們一起並肩戰“疫”。

我在西安生活了20多年,感覺那裡已經是我的第二家鄉。疫情發生後,我多次收到西安市政府等機構發來的抗擊疫情、做好自我防護的提示信息,心裡感覺很踏實。西安醫學院的領導和同事也多次給我打電話或者發微信,叮囑我註意身體,做好防護。這些溫暖的關心和牽掛,讓我特別感動。

中國在衛生健康等領域的科研處於世界領先地位。針對一些影響人類的重大疾病,中國的實驗室和科研團隊正在進行高質量的研究工作。比如非典之後,中國搭建起全球最大的傳染病疫情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網絡直報系統。我所任職的奧斯瓦爾多·克魯斯基金會隸屬於巴西衛生部,是在公共衛生領域具有國際影響的科研機構。我們與中國長期保持了良好合作。

2016年,我在意大利參與全球病毒組項目的研討時,結識了中國疾控領域的專家。2017年,我受邀前往北京參與學術會議,這趟旅程完全刷新了我對中國的認識——此行距我第一次前往中國正好間隔10年。10年間,中國的變化令人震驚。

(墨西哥)亞歷杭德羅·馬西亞斯

巴西科學院與中國科學院開展了多領域的合作項目,我是其中生物和生物醫學領域的巴方負責人。我提議了兩個雙方都感興趣的研究領域,一是預防和控制傳染病,二是遺傳病、基因治療和個性化醫療。中國在這方面擁有國際領先水平。我相信,中國必將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我們雙方的合作將進一步加深。

在幾次相關論壇上,我不斷強調,中國為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作出了巨大努力,中國採取了非常恰當的方法應對疫情。我堅信,在中國政府及中國人民的共同努力下、在國際社會大力支持下,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一定會取得勝利。

相比之下,流感病毒讓美國各地醫院異常繁忙。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最新發佈的數字顯示,截至今年1月25日,美國目前所處的流感季節已確診1900萬病例,死亡人數超過1萬,且流感病例仍在持續增加並保持較高水平。

圖③:2月4日,工作人員將巴西華僑華人捐贈給中國的防疫物資搬上即將開往聖保羅國際機場的運輸車。

近期,國際社會用不同方式向中國伸出援助之手,各種物資正運往疫情嚴重地區。中國政府始終公開、透明、及時地對外通報疫情信息,並且抓緊研製抗病毒疫苗和藥品。這些行動為全球採取應對疫情措施提供了重要信息,也是維護全球公共衛生健康的負責任態度。

(作者為墨西哥前防控2009年甲型H1N1流感國家專員、墨西哥瓜納華托大學教授,本報駐墨西哥記者劉旭霞採訪整理)

中國防控措施有力有效(尼泊爾)拉吉姆新冠肺炎疫情暴發時,我正在尼泊爾探親。我每天都關註中國對疫情的最新報道。同時,我將中國官方媒體的相關報道編譯,推薦給包括尼泊爾主流媒體《坎蒂普爾日報》在內的當地媒體使用,力求讓尼泊爾民眾對中國積極抗擊疫情工作有及時、準確的瞭解。

因恐懼而引起的過度反應可能會給世界經濟造成損失。據世界銀行估計,在任何疾病暴發期間,90%的經濟損失是因公眾為避免感染而採取了不協調和不合理的行為。由於疫情暴發過程中採取的過度措施,如取消航班或關閉邊境等,往往帶有“連帶效應”,要防止這些過度措施對經濟造成長期影響。

新華社發圖④:巴基斯坦人豪孟德和毛里求斯人蘇瑪是一對在溫州工作的跨國醫生夫婦。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他們主動加入溫州和平國際醫院志願團隊,參與溫州南高速出口防控檢查點防疫篩查。圖為豪孟德(右)幫蘇瑪戴口罩,準備上崗。

病毒的迅速傳播是當前面臨的巨大威脅。與此同時,由恐懼驅動的回應可能會帶來更多無法解決的問題。就目前形勢來看,新冠肺炎疫情對人類健康的總體風險可能並沒有預期的那樣高。

(作者為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全球公共衛生高級研究員、西東大學外交與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本報駐美國記者張夢旭採訪整理)

疫情發生不久,中國就迅速向世界衛生組織分享了從武漢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病例中檢測到的新型冠狀病毒基因序列信息,併在短時間內確認了病毒性質。這反映了中國具有相當先進的科學技術和醫療水平。

(作者為巴西科學院院士、奧斯瓦爾多·克魯斯基金會健康技術發展中心主任,本報駐巴西記者朱東君採訪整理)

儘管尼泊爾的醫療物資相對匱乏,但是為支援中國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尼泊爾政府緊急向武漢捐贈了10萬隻口罩。我個人也籌集到10餘箱口罩等醫療物資,運往西安和武漢。很多尼泊爾同胞告訴我,他們都想給中國捐錢捐物。雖然微不足道,卻是他們對中國朋友的一份心意。我相信,有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有國際社會的大力支持,中國人民萬眾一心,沒有什麼過不去的坎兒,中國一定能夠戰勝這次疫情。

我們應攜手抗擊疫情。相關國家應該採取緊急措施,制定旨在減輕負面影響的應對策略,以最大程度地減少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和社會造成的潛在損失。